安寧療護醫師的一天

Kanner醫生,VITAS安寧療護醫師Steven P. Kanner(MD)有38年作為腫瘤醫師的經驗,專門協助病人對抗致命的癌症;今天,他協助癌症病人和其他患有局限生命疾病的人面臨即將死亡的問題。Kanner醫生是VIITAS Healthcare的安寧療護醫師,他的工作不是治癒病人,而是確保他們在生命最後幾天、幾個月或幾年內都能舒適地度過。

大笑:是最佳良藥

要認識Kanner醫生就要和他一起笑。他隨時都會開玩笑或說些幽默風趣的話。當Kanner醫生進入病人家的時候,他臉上總是掛著永不放棄的微笑, 雙眼閃耀著光芒。他隨和的態度讓病人和家人感到放心。不難看出,他的團隊中的護士、護佐、社工、安寧療護靈性輔導師和其他人都喜歡他帶著鼓勵的善意玩笑。

但當他要確保自己的病人很舒適地生活,且他們的照護者得到所需支援時,他就很嚴肅認真地對待。

安寧療護醫師可以很有彈性,按病人需要,盡可能花時間與每個病人在一起。

「我可以在病人家探視他們,我更喜歡這樣,」他說。「我可以在他們在自己的環境中探視他們 - 在家裡、在床上,且有他們的家人在身邊。我強烈地認為,如果病人不需要,沒有理由要一個患有末期疾病的人待在醫院中。能讓這些病人住在家中,當然更好。

與照護者合作

Kanner醫生一般照顧大約60名病人。他每月去探訪病人一次,不過,如果他們正在接受持續性療護,他會更常去探訪他們。在平常的日子中,Kanner醫生每天探訪7到10名病人。

在這一天, 他第一位是探訪的是86歲的Diane(為了保護隱私,已更改病人的名字),她有嚴重慢性阻塞性肺病。洗完手後,他走到床邊向正在睡覺的黛安問候。她正在吸氧氣;他小心翼翼地把聽診器的末端放在她的胸前聽著。他問照護者:「她今天的情況如何?」

當照護者報告Diane的睡眠、飲食和排便次數時,Kanner醫師從他的醫療包中取出了一台可擕式血壓機。當他輕輕地將血壓計的袖袋繞在黛安的手臂上時,他解釋了自己在做什麼。他檢查她的臀部和腳後跟是否有壓瘡。照護者幫他稍微把Diane抬起來,這樣他就可以把聽診器放在她的背上聽診。他專注地聽她的呼吸聲,因為呼吸模式改變是病人狀況表現的線索。

他對今天探視的每一名病人進行此例行檢查。然後,他會與他們的每位照護者一起仔細檢查病人的藥物。當照護者告訴他,他們認為病人有哪些需求時,他會聚精會神地聽著,且他會了解這些照護者是如何堅持下去的。

「看病人的病歷很重要,但照護者能告訴我真正發生的狀況。」Kanner醫生說。

處理不切實際的期望

在下一位病人住家排滿了書籍的舒適小房間內有張病床,68歲的Frank靜靜地躺在床上。Frank腦癌造成他身體癱瘓,精神狀態發生變化令他受苦。Frank疼痛時需要注射,因此安寧療護護士提供24小時的持續性療護。然而,持續性療護只是暫時的,Kanner醫生已經確定Frank何時應該開始常規居家療護-在安寧療護團隊成員在一週期間提供提供照護和支援後,Frank的妻子何時將成為主要的照護者。

「若要取得持續性療護,條件是病人必須有疼痛、呼吸急促或不受控制的症狀,且他們需要有人做些身體健康的家人或護佐做不到的事情,」Kanner醫生表示。「我工作中最大的挑戰之一是處理不切實際的期望,主要是來自家人的期望。

「當病人接受持續性療護時,家人可能會認為這將是為病人生活一直不斷提供的服務,其實不然。」

Frank的妻子Cassandra的情況就是這樣。這位身材嬌小的女士問醫生:「持續性療護為什麼必須結束?」 她擔心自己無法將身材高大的丈夫抬起、為他翻身或換成人尿布。Kanner醫生解釋,一旦Frank的疼痛和症狀得到控制,他就不需要持續性療護。

他建議雇人幫助她,特別是晚上,這樣Cassandra就能睡個好覺,但她很擔心開支的問題。Kanner醫師表示,他將讓安寧療護團隊的社工協助找到她可負擔的幫手。「您也要注意自己的健康,」他表示。

病人和家屬第一

在填寫了一張案例表並放入Frank的病歷後,Kanner博士就離開。在往返於病人家中時,他接到了團隊護士的電話;這種情形很常見, 但他現在就接到了電話。安寧療護護士告訴他,她照顧的病人快死了,希望醫生過來。

在輔助生活設施大樓內,Kanner醫生向護士問候,然後檢查睡在客廳病床上的96歲Thelma。她戴著氧氣罩且呼吸急促。在量了她的血壓並對呼吸心跳聽診後,他表示:「看來時間不多了,」。

護士擔心Thelma會感到很痛,所以Kanner醫生盡可能開了非常小量的嗎啡處方,以確保她感到舒服。由於他不希望讓Thelma一個人在家,又擔心藥房不會很快送藥來,他告訴護士,他會去幫忙拿藥過來給病人。

「很少醫生會去幫病人拿藥,」護士說道。

拿藥回來後,Kanner醫生以護士的母語法語和她開玩笑。他會說八種語言: 西班牙語、義大利語、葡萄牙語、法語、俄語、德語和海地語/克羅埃西亞語。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這個多元文化城市中,安寧療護醫生的多語言能力絕對會派上用場。

確保「善終」

Kanner醫生畢業於華盛頓特區Howard University。他從賓州蘭開斯特的Franklin & Marshall College取得醫學學位。他在邁阿密大學完成了Jackson Memorial Hospital的住院醫師和實習階段。在馬里蘭州國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工作了兩年後,他在1972年開設了一家私人腫瘤科診所。

他於1987年的私人執業期間,以兼職性質加入了VITAS團隊。2011年從私人診所退休後,Kanner醫生成為VIITAS Hollywood(佛羅里達州辦公室)的一名全職安寧療護醫生。他同時也是Palliative Medical Associates(VITAS Healthcare一個部門)在佛羅里達州的醫療總監。

醫生學習時間長並花費數年的培訓,學習如何治療和治癒疾病。有些醫師很積極地思考如何治癒病人,無論需付出多少心力。所以,為什麼一位醫生會選擇成為安寧療護醫生,且專注在病人的舒適感而非治癒?

「對我來說,安寧療護是腫瘤學的自然延伸,」Kanner醫生解釋道。「我一直認為,最重要的是為我的病人提供緩和療護,使他們的生活更舒適。我會告訴任何有興趣成為安寧療護醫生的人,他們必須有正確的心態。這是舒適性的護理,而不是積極的護理。

「我的工作是讓一個人在生命末期時無論精神和身體上都感到舒適。死亡是地球上每個人都必須經歷的過程。每個人都應該平靜地邁向死亡。我的工作是確保這一切會發生。」

想投入安寧療護醫師的職涯?查看目前的職缺。

致電VITAS,了解更多有關安寧療護以及緩和療護選項的資訊。

Español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