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兄弟姐妹

為療癒提供支持

兄弟姐妹過世是成人生活中最被人忽略的喪親之痛。失去手足代表失去了一位了解自己成長過程的摯友。這種經歷可能引發手足間未決問題的愧疚感或被拋棄感。

成人喪失手足的痛苦往往落入「被剝奪的哀傷」類別中。傳統上,同情是擴及到在世的父母、配偶或小孩,而在世的兄弟姊妹有時候就被期望要迅速「恢復正常」,以便他們可以安慰其他人或者「取代」過世的兄弟姊妹。兄弟姊妹可能沒有收到療癒所需的支持,而且他們可能對別人隱藏自己的感受。

生命瞬間變化

在世的兄弟姊妹所面對的共同問題包括:

尋求新身分

從出生起已經是您生命中的一部分的某個人,是您每天過生活的必要背景,也是定義您的完整性的一部分。

而手足之死打亂了家中的出生順序,剝奪了與出生順序緊緊相連的在世手足的個別優點、特徵和不同之處。需要時間再來學習如何過生活。曾經內心裡屬於兄弟或姊妹的那部分,您現在必須在自我內成長。您不是從哀傷中「恢復」,而是從經歷中「成長」。

失去有手足的那一部分未來

不僅您失去真實的一個人和您與他們的關係,而且您還失去他們原本會在您的未來所扮演的那部分。您接下來會結婚、生小孩、買房子、成功或失敗、退休。每件事都在強調您的兄弟姊妹已不在的事實。所有的事情,自此以後,無論多美好,都永遠帶著苦樂參半的味道。所謂對週年紀念日的反應會在生日、節日和其他特殊場合出現。

照護

讓許多失去親人的兄弟姊妹不處理自己哀傷的原因,是因為想保護某個人-可能是他們的父母、配偶或小孩。專心在「關注」他人,讓他們暫緩自己的哀傷過程。常見的是,在世的兄弟姊妹會接受他人的哀傷或擔任「強迫照護者」的角色,隨時對哀傷中的人伸出援手。

強迫照護者可能花太多精力專注在其他方面,以至於他們變得空虛、壓力過大,而且有時候臨床上顯得很抑鬱。當他們否認隱藏著的痛苦時,他們可能看起來「劍拔弩張」的樣子,說話短促。他們沒注意到的感受可變得沉重、成為重負,妨礙他們從中恢復和重新獲得認同感。

為解決強迫照顧這個問題,要面對自己的悲傷和痛苦,擁有它並盡可能深刻地感受它。作者約翰·葛瑞(John Gray)說:「別跟自己過不去。」(書名:What you feel, you can heal) 您可能需要談談死亡的每個細節,並一再表達相關聯的感受直到痛苦耗竭為止。

堅定自我

最後一點:如果您有個擔心或想法是,「我會是下一個嗎?」,不要感到尷尬。當成年的兄弟姊妹過世時,質疑自己生命的有限是很自然的。兄弟姊妹是同儕,因此這麼想很合理,也很正常。

社會可能不理解痛失手足的痛苦強度,但是喪親者知道這種失落有真實的,有時候有令人不堪的影響。您可能必須教育身邊的人並且要求他們給予迫切需要的支持。堅定自我並要求所需。

了解安寧療護服務是否可幫助您的至親。

Español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