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即致電洽談。 1.800.582.9533

喪親的您如何面對新年

喪親的您如何面對新年

接受新年的到來

When we are 哀傷, it is hard enough to live each day as it comes. 要面對橫亙在我們前面的新的一整年更是令人怯步。我們可能會害怕新年可能帶來些什麼。我們可能會擔心我們是否能夠挺得住任何更多的挑戰。我們目前經歷到的空虛和寂寞可能使我們不願意去面對新的一年。

我們可能會對自己說,「我曾經是那麼忙碌。我曾經感覺那麼被需要、那麼有用。現在看來除了空洞的空間和空洞的時間以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早上醒來不知道我們這一天該做什麼,已經夠糟糕了;而我們接下來一整年該做什麼呢?

渴望挽回過去,有時會讓我們抗拒接受新的一年。過去往往令我們感到舒適、感到安全、感到美好。哀傷 是我們今日的負擔,而且我們也擔心新的一年也將不會帶給我們任何不同。我們非常渴望我們想念的親人,以及我們與其共度的珍貴過去。我們想著那一切,並且希望我們回到那裡。

新年的來臨對於不同的哀傷者可能具有不同的意義。我們歡迎、恐懼或是忽略新年,可能會視我們處在哀傷過程的階段而定。問題不在於哀傷是否會表現出來,而是在於哀傷會如何表現出來,以及我們將如何處理。

一種學習過程

如果我們的親人過世是發生在最近、突然或意外發生,我們將極有可能仍然感到震驚。我們可能會覺得我們生活在惡夢中,或者過著別人的生活而可能拼命想著要回到我們自己「過去的」生活中。新年就沒什麼大不了了。我們早上起床,向前邁著小步,吸口氣並講述我們已發生的事。一遍又一遍地把所發生事情的各個不同方面寫下來和談論它們可能會有所幫助,直到我們覺得我們已不再需要如此詳盡地講述這事情了。感覺有點麻木或不再掛礙會讓我們安全點,而之後我們逐漸清醒趨向現實,知道生活和我們的世界不再是像我們曾經了解的那樣,或者以為的那樣。

著名的哀傷輔導師兼作家德蕾絲‧蘭多(Therese Rando) 將哀傷描述為「一種學習過程」。與親人在一起的每一分鐘都會告訴我們的大腦如何運作,以及期待會發生什麼事。每一項新的挑戰,像是報稅、修理東西,以及進入新的一年,都成為我們親人不在世的一個新的學習機會,看看這對於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新的挑戰持續不斷,帶來新的痛苦,甚至也被帶進哀傷的過程中。

如果隨著時間我們勇敢地處理我們的哀傷,我們可能會饒有興趣地盼望這個新年,想知道它會為我們帶來什麼。我們甚至會渴望敞開大門迎接這個新年。我們失去親人的傷口周圍的腫脹已然消褪了一些。知道我們已經做了所有我們能做的事,而且我們也曾經好好愛過,我們會感覺安慰與喜悅。我們過去因為有愛而有豐富的人生,而現在我們對所有遭受痛苦的人產生了更深切的同情。我們認識到生命是一份禮物,要與生命中遇見的任何人共同分享。我們想要為了彼此去做和去看我們曾經希望一起去做和去看的事。我們不知道細節、對將發生的事也沒有保證,但我們往好的方向期盼。

即使我們感到害怕和孤獨並嚮往過去,我們仍然可以將門打開一條細縫迎接這個新年。

幫助面對即將到來的新年:

  • 我們從獲得必要的休息開始。如果我們仍然因照顧他人或劇烈哀傷而感到筋疲力盡,我們需要關注恢復自身的體力。我們可能需要與醫生商談如何重建自己的體能。
  • 我們還需要給予自己精神上的休息。我們對自己可以用正面的肯定取代負面的想法。我們可以用音樂、祈禱、振奮人心的文學、淚水和歡笑來舒緩自己。
  • 我們可以注意自己內心啟動的任何嚮往,並找到切實可行的小方法,給予自己新的樂趣。
  • 我們可以透過參加一個支持團體、透過與願意聆聽我們說話的朋友和家人談話並和他們分享我們的回憶,而獲得支持。
  • 我們可以從當地的牧師、猶太教祭司、天主教神父、伊斯蘭教阿訇那裡尋求靈性支持。
  • 最重要的是,我們透過活在當下、活在每一天,盡我們的能力照顧好自己和他人,我們將會有勇氣走向未來,進入新的一年。

相關文章

與哀傷的兒童共同處理假期和特殊週年

在假期、週年和特殊日子裡緬懷至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