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即致電洽談。 1.800.582.9533
為病患轉介

末期人類免疫缺損病毒(HIV)及愛滋病病人的安寧療護資格標準

轉介您的病人: 線上 | 行動應用程式1.800.938.4827

新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的出現及控制機會性感染的更佳能力,已經讓愛滋病從一種不治之症轉成慢性疾病。越來越多的病人現在能與人體免疫缺損病毒/愛滋病共存。即使從未接受抗病毒療法的病人呈現低CD4計數及高病毒載量,也應先由愛滋病專科醫師進行評估,而非轉介到安寧療護。一項藥物治療方案可改變這個疾病的惡化。 

末期人體免疫缺損病毒/愛滋病 一般而言,病人較典型安寧療護病人的年齡小,但是往往患有較年長的愛滋病陰性病人的疾病;他們因此被稱為「提早老化」。被認定為末期疾病的合併症包括直腸癌或子宮頸癌、淋巴癌、末期冠狀動脈疾病等。但長期人體免疫缺損病毒或抗反轉錄病毒藥物的副作用,皆會導致病人成為罹患末期疾病的高風險群。

末期人體免疫缺損病毒/愛滋病病人之安寧療護資格指南

病人如果符合以下標準即被視為處於疾病的末期階段(預估生命期為六個月或以下,且必須出現1和2項;3的因素將附帶支持文件):

1. CD4+計數 <25 cells/mm3或病毒載量持續 >100,000 copies/ml,再加上以下其中一項:

    • 中樞神經淋巴瘤(CNS lymphoma)
    • 未治療或對於治療無反應;肌肉萎縮(瘦肉組織流失33%)
    • 未治療,對於治療無反應或拒絕治療之鳥型結核菌(簡稱MAC)菌血症
    • 進行性多灶性白質腦病(簡稱PML)
    • 患有末期人體免疫缺損病毒疾病之全身性淋巴瘤,且化療僅部分有效
    • 對於治療無反應的侵入內臟的卡波西氏肉瘤
    • 未洗腎而導致腎衰竭
    • 隱胞子蟲感染
    • 對於治療無反應的弓蟲症
    • 巨細胞病毒(CMV)感染

2. 經過柯氏功能狀態量表 (Karnofsky performance status scale,簡稱KPS)測量後,體能狀態減低至 <50

3. 以下各因素之文件記錄將支持可接受安寧療護的資格:

    • 一年持續性慢性腹瀉
    • 持續性血清白蛋白 <2.5
    • 伴隨有頻繁藥物濫用
    • 50歲以上
    • 並未接受專門與人體免疫缺損病毒疾病相關之抗反轉錄病毒藥物、化療藥物及預防性藥物的治療
    • 末期愛滋病失智複合症
    • 弓蟲症
    • 休息時出現充血性心臟衰竭

部分病人雖然無法符合上述標準,但仍可因為其他合併症或快速退化的病況而適合接受安寧療護。對於這些病人的承保將根據個人情況酌情核准。

在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簡稱HAART)時期中,肝衰竭或惡性腫瘤等慢性疾病逐漸成為愛滋病病人的主要死因,而傳統的伺機性感染(OI)則不再有其重要性。

對於愛滋病緩和療護計劃中的晚期愛滋病病人而言,以下三種特徵對於死亡率的預測,較傳統的愛滋病預後變數為高:

  • 經過柯氏功能狀態量表測量出體能狀態已下跌
  • 日常生活活動能力(ADL)受阻
  • 65歲以上

與縮短的預估生命期相關的合併症病況及因素:

  • B型肝炎
  • C型肝炎
  • 年齡漸長
  • 長年抽煙
  • 末期器官衰竭
  • 糖尿病
  • 非愛滋病相關癌症(例如,肺癌、霍奇金淋巴瘤)
  • 靜脈注射毒品使用
  • 心臟病
  • CD4持續低下(<25 cells/mm3
  • 即使接受合併療法,病毒載量仍然居高不下
  • 優化治療方法無效以及對多種藥物產生抗性或失敗
  • 預備放棄更多療法
  • 肌肉大幅萎縮
  • 進行性多灶性白質腦病(PML)
  • 某種器官出現卡波西氏肉瘤,且對治療無反應
  • 末期器官疾病
  • 持續腹瀉1年以上
  • 病人渴望死亡

診斷研究:

在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時期之前,CD4細胞計數 <25 cells/mm3且愛滋病病毒載量高於100,000 copies/ml時,與較高死亡率有關。在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時期之後,因非愛滋病疾病而死亡的比率已經增加。

死於非愛滋病病因的病人顯示出較高的CD4細胞計數,並且花了較長的時間接受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

確保感染愛滋病的病人有機會先經由愛滋病專科醫師看診非常重要,並且提供他們抗反轉錄病毒藥物。

VITAS提供這些指南以作為一項方便的工具。它們不可取代醫師的專業判斷。

參考書目

Crum NF, Riffernburgh RH, Wegner S等。《感染愛滋病病人間之死因及死亡率比較: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時期之前、初期及晚期的分析》(Comparisons of causes of death and mortality rates among HIV-infected persons: analysis of the pre-,

early and late HAART (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 eras)。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期刊(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06年;41: 194-200。

DenOuden, Paul。《HIV藥物的AAHIVM醫療基礎》(AAHIVM Fundamentals of HIV Medicine),2007年版。AAHIVM. USA;2007年:335-346。

Moore J等。《美國四個城市中罹患愛滋或愛滋高風險女性的人生逆境事件及憂鬱症症狀》(Severe adverse life events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among women with, or at risk for, HIV infection in four cit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IDS 13:2459-68,1999年。

全國安寧療護組織。 標準及認證委員會:醫療指導工作小組。《數種非癌症疾病決定預後之醫療指南》(Medical Guidelines for Determining Prognosis in Selected

Non-Cancer Diseases)。維吉尼亞州艾靈頓:全國安寧療護組織,1996年。 

Palella FJ Jr, Baker RK, Moorman AC, Chmiel J, Wook K, Homberg SD;HIV門診病人研究調查員。《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時期的死亡率:HIV門診中死因及疾病的變更研究》(Mortality in the 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 era: changing causes of death and disease in the HIV outpatient study)。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期刊(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07年3月1日;44(3): 364。

Sansone GR, Frengley JD。《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對於晚期愛滋病患者死因的影響》(Impact of HAART on causes of death or persons with late-stage AIDS)。 都市健康期刊(J Urban Health)。2000年;77:166-175。

Shen JM, Blank A, Selwyn PA。《HIV緩和療護計劃中對末期疾病病人死亡的預測指標》(Predictors of mortality for patients with advanced disease in an HIV palliative care program)。 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期刊(J Acquir Immune Defic Syndr) 。2005年12月1日;40(4): 445-7。

Welsh K, Morse A, 以及紐奧良疾病專案的成人光譜計劃。《末期愛滋病在高效能抗反轉錄病毒療法時期的臨床表現》(The clinical profile of end-stage AIDS in the era of 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

愛滋病病人照護標準(AIDS Patient CARE STDS)。2002年;16:75-81。

下載這些指南的PDF版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