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即致電洽談。 1.800.582.9533

義工的故事:安寧療護義工的工作內容為何

潔西卡·拉莫斯深信能為他人服務是至高無上的快樂。她30多歲,已婚,是一個熱情洋溢的繼母。但是數年前,在胎死腹中和一次流產後,她受到極大的打擊。

不會自憐自艾的潔西卡當時沒有工作,於是前往VolunteerMatch.org找尋可讓自己投入而忘卻自身悲傷的事物。她精通英文和西班牙文,住在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戴德郡。無可置疑,一定有人需要她的幫助。

擁抱機會

VITAS的一個廣告引起了她的興趣,但是當她接到VITAS邁阿密-戴德郡 義工服務經理凱茜▪阿戈斯蒂的電話時,潔西卡到Google搜尋有關安寧療護的資料。她對它不甚了解。「但是我身旁一直都有老人和病患,」她解釋道。「我對於氛圍的反應靈敏,病患也深信我這方面的天賦。」 因此她把握住這個機會。 

她花了一天的時間接受新義工訓練;總共約有十位參加,年齡從高中生到年長者不等。 They learned what their role as volunteers would be, what the legal and medical ramifications are for volunteers, and what it’s like to visit a hospice patient or his or her family.

雖然義工提供服務的頻率通常從每月一次至每週一次不等,但是潔西卡選擇每週三次探訪四位病患,這些人都住在她家附近一間機構的同一層樓。VITAS的個案經理在她第一次前往時陪同她一道探訪,將她介紹給大家以協助她建立關係。 

花時間與病患相處 

一位較潔西卡僅年長十歲的病患 因癌症而在死亡邊緣掙扎,表現出憤怒。個案經理親切、和善且鎮定。「我從這位專案經理獲得指點,」潔西卡表示。「我完全沒有感到不知所措,反而迎接這位病患的挑戰。」 當我從電話得知他於昨晚去世時,我覺得很難過沒能花多些時間陪伴他。」

所以她將精力放在剩下的三位病患身上,這三位全是老人。潔西卡每週當義工三次,前後將近達四個月,直到她和她的先生搬到另一個郡為止。每次當義工時她大約探訪每位病患約一個小時。

在接近聖誕節和情人節探訪時,潔西卡會帶些小禮物。但是光是她的出現即可讓她的病患臉上綻放笑容。他們不記得她的名字,但每位看到她都很高興。

蘇菲、瑪格麗特和威爾遜

來自古巴的蘇菲必須使用輪椅。她的先生每天在午餐時間來看她,因此潔西卡也認識了她的先生。來自巴拿馬的瑪格麗特,她的子女也住在同一區裡,但是她希望能有更多的訪客。她喜歡潔西卡坐下來聽她說話。 

但是真正讓潔西卡了解服務真義的人是威爾遜。威爾遜長年臥病在床。他患有阿茲海默症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他必須服用嗎啡紓解疼痛,他一直睡覺。潔西卡來訪時,都會竭盡所能讓他醒來。

她聽說 阿茲海默症病患對於音樂會有感應,因此她詢問他所最愛的音樂是什麼,威爾森含糊說道「鄉村音樂」。因此她帶來一些Clint Black的音樂。華特是密西根人,因此她在網上查詢密西根的圖片,然後他們一起欣賞這些圖片。

但是,威爾森大部分的時間仍然沒有反應。潔西卡詢問她的義工經理有關可以提供協助的方法。凱茜告訴她,只需相伴一旁,即使都沒有說任何的話,對於像威爾森的病患而言也意義重大。潔西卡對此有所質疑。 

但是當凱茜打電話給潔西卡,告訴她可以去探望有另一位較有反應的病患時,潔西卡才開始接受威爾森的狀況。以及她自己。

「我開始時擔任這項工作時,我覺得有權這樣要求,」她現在說。「我希望威爾森成為我想要的樣子,但是當他達不到時,我覺得難過。但是我必須學習完全接受威爾森的狀況。我來是為了提供威爾森所需要的服務,而不是為了自己的需求」。 

找尋療癒

最後,潔西卡也滿足了她自己的需求。「我無疑地已經找到我所追尋的療癒,然後,我找到了一些,」她表示。 「我會再回去。我懷念邁阿密-戴德郡,但是我已經在布羅瓦郡和VITAS計劃的義工經理見過面了,我將會 登記加入那裡的義工 行列。 

「即使對於威爾森,」她懷念地說,「我也知道我已經牽動了他的心。」   

相關文章

安寧療護義工和聯邦醫療保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