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即致電洽談。 1.800.582.9533

幫助哀傷兒童指引

哀傷兒童適用的指南

Children Express Grief in Their Own Way

在一百年前,死亡是一名孩童的經歷當中十分自然的一部分。Grandparents often lived with families, so children witnessed them growing older and dying.現代醫學的昌明降低了嬰兒和幼童的死亡率,並延長了年長者的預估生命期,因此兒童目睹死亡的機會較少。越來越多的年長者在家庭環境以外的療養院和醫院過世。 The exclusion of death from children's lives requires us to teach them explicitly about death and grief

在 《哀悼與憂鬱》(Mourning and Melancholia)一書中,西格蒙德·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闡述了他的信念,認為幼童沒有能力哀悼。他認為,只有當一名幼童成長為一名青少年時,他們才能獲得自我能力去感到哀傷。較現代的研究得出結論認為,兒童其實有能力去體驗和表達哀傷,但是與成人的哀傷相比它往往多為間歇性並且會拖延較長一段時間。[i]

表達哀傷的過程有助於人們從他們的痛苦中癒合。痛苦是當我們失去親人時的一種自然反應,且兒童有能力直接和公開地接受痛苦的現實。 When adults try to protect children from the pain of loss, it is usually themselves they are trying to protect.在幫助兒童因應親人的死亡時,要記住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讓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和依自己的時間來表達哀傷。重要的是如果兒童還沒有準備好,切勿為了恢復他們的正常活動而對他們施加壓力。

兒童往往在遊戲和正常活動之後會「猛然哀傷」。兒童可能無法簡潔地用語言表達他們的感受,而是可能會透過他們的行為和玩樂表現出他們的感受。他們可能會在大人感覺不恰當的時候大笑或玩樂。

Talking About Death With a Child

需要讓兒童覺得談論死亡和哀傷是可以做的事。如果孩子不想談論自己的哀傷,大人也需要尊重他們的意願。大人應該讓哀傷的小孩知道,他們隨時願意傾聽和提供幫助,而且小孩有的任何感覺,包括憤怒、傷心、恐懼或遺憾,都是正常的。擁抱和接觸有助於讓哀傷的小孩在表達情感中感到安全,並且還讓小孩放心,他或她受到關懷,並將受到照顧。愛倫·沃飛特(Alan Wolfelt)認為,如果哀傷的兒童受到忽略,較之喪親本身,他們可能遭受來自疏離感的更大痛苦。[ii]

傳遞給哀傷兒童的訊息,例如「不要哭。你需要堅強」或「你現在是家裡的男人」或「做個好女孩。妳媽媽現在比以往更需要妳的幫助」等,會壓抑兒童表達哀傷,並對他們寄予不公平的期望。如果大人觀察到孩子擔負起喪親者的角色和任務,他們應溫和地進行干預。如果父母中的一方已經死亡,不應讓哀傷的孩子擔負起另一方的「紅顏知己」或伴侶的角色。

重要的是,大人勿要對失去親人的小孩掩飾自己的哀傷情感。如果他們這樣做,就是在教導小孩不可以表達那種情感,那是一件羞恥的事,不應該在人前表現出來。同樣正確的是,哀傷的大人也不應該在小孩面前表現出過度和長時間的哀傷,因為這可能會嚇到小孩並讓他們擔憂。

對於許多成年人和兒童而言,在哀傷的過程中,宗教是一個重要的力量來源。兒童只會從字面上理解事物,因此像是「這是上帝的旨意」或「邦妮在天堂很快樂」之類的解釋可能並不能安慰他們,反而會讓他們感到恐懼或困惑,尤其是宗教尚未在兒童的生活中發揮重要作用的時候。重要的是要詢問兒童對於所解釋過的死亡有什麼看法。同樣重要的是,要允許兒童表達他們對於宗教和靈性方面的顧慮。

父母在有親人過世時可能特別想要「送走小孩」,或是為了保護他們免遭痛苦的感受,或是因為在自己哀傷時難以照顧他們。在哀傷期間,兒童往往對熟悉的環境和日常生活作息最感到舒適,而分離可能會增加他們對於遭受遺棄的恐懼。

傷心

Grieving children who are sad or depressed require a lot of support and attention so that they can express their sad feelings and work through them. 著名的兒童哀傷輔導師海倫·菲茨杰拉德(Helen Fitzgerald)推薦使用若干技巧來幫助鬱悶哀傷的兒童。她建議讓兒童將他們與死者的好和不好的回憶繪成圖畫,並與其他人分享這些圖畫。兒童可向其他人展示照片和描述紀念品,並製作回憶剪貼簿。對於一名因喪親而感到非常絕望的兒童,讓他們想像若是他們不那麼悲哀,他們的人生可能會有怎樣的不同,這或許會有所幫助。鼓勵兒童從事體育活動是針對抑鬱兒童的另一種有用技巧。 [iii]

  • 強尼在他母親過世後的數月內表現得非常孤僻和抑鬱。最後,他的哀傷顧問建議他做一個「上帝寶盒」。讓他寫下他所有的悲傷情緒,並將它們放入紙盒,上帝會幫助他感覺好一些。他幾乎每天都會寫一張新紙條,不久他的父親發現他似乎開朗起來了。

憤怒

有時兒童感到生氣會比傷心或內疚來得容易。憤怒不一定都是理性的,而且它可以透過不斷自行累積而向上升高。但憤怒確實需要表達,大人可以幫助哀傷的小孩,指導他們如何以建設性的方式來表達憤怒。未表達的憤怒可能會轉化為抑鬱或失控的憤怒。

兒童一般傾向於從生理上表達出他們的憤怒。不要求憤怒的兒童「冷靜下來」,而讓他們以其他方式驅散自己的憤怒可能更為有用,例如跑步、運動、在紙上塗鴉、撕紙、唱歌和捏麵團。

在緊張程度有所減少之前,切勿嘗試處理憤怒的原因。大人可以在小孩不憤怒的時候詢問他們憤怒這事。提以下的問題可能會有所幫助,例如「什麼事通常會讓你感到憤怒?」 「你的身體如何告訴你說你要開始發脾氣了?」 檢查這些促發因素通常會使憤怒的緊張程度減弱,且兒童透過了解觸發憤怒反應的原因而有了控制感。

詢問兒童他或她認為什麼是因應憤怒情緒的更適當方式將會有所幫助。大人對正在發洩憤怒的喪親兒童設定限制同樣也是適當的。「你打我是不對的,但是你可以打這個枕頭。」 繼續保持家規和日常雜務實際上會增加一名哀傷兒童的常態感和安全感。

  • 史蒂芬與他的祖父非常親近。當他去世時,他的父母發現他開始欺負他的弟妹,並在學校尋伴鬥毆。他們打電話給他的足球教練,他建議史蒂芬可以在訓練後留下來並以「撞擊」假人球員,來「消耗掉」他的一些侵略行為。經過兩個星期的「額外」訓練,史蒂芬對其他兒童的侵略性顯著減少。

內疚與遺憾

有些兒童對與死者關係不良的方面感到遺憾,或對在死者過世前錯過的事情或未說的話感到遺憾。可能像這些例子:「我從來沒有告訴我母親我愛她」、「我欺騙我的父親,我從不告訴他真相」、「我在我媽媽去世的那天還生她的氣」、「我沒有機會說再見」。

海倫·菲茨杰拉德介紹了一些實用的技巧,幫助兒童克服愧疚和遺憾的感受。其中一項建議是為死者寫一封信或畫一幅畫,來訴說他們的「未了的事」。另一項建議是讓孩子寫一張紙條,內容是關於他們感到內疚的事情,將紙條繫在氦氣球上,然後把氣球釋放到空中。對於較年幼的兒童,她建議做兩個玩偶,一個玩偶的臉上畫上兒童的臉,另一個玩偶的臉上畫上死者的臉。兒童玩偶可以告訴死者玩偶自己感到內疚的事情,或者自己對於兩者關係感到遺憾的事情。 [iv]

  • 在艾蜜莉的母親去世後,她的父親發現她顯得憂心忡忡,無法將注意力集中在她的功課上。數月後,他將她轉介給具有處理喪親兒童工作經驗的學校輔導員。當她建議艾蜜莉寫信給她母親時,艾蜜莉似乎鬆了口氣,因為她能夠以此方式與她的母親進行「溝通」。然後艾蜜莉請輔導員讀出這些信件。裡面充滿著許多艾蜜莉相信她原本可以避免她母親死亡的方法。經過輔導員閱讀大部份的書信以及教導艾蜜莉關於她母親重病的實質,艾蜜莉開始放鬆,並能夠重新專注於她的功課。

恐懼

重要的是要幫助感到恐懼的兒童具體指出他們害怕的事物,然後分別針對每項恐懼加以處理。感到恐懼的兒童一般需要重複的保證說他們沒事。同樣重要的是,父母或其他重要的大人花時間與哀傷的兒童單獨且專注地相處,向他們一再保證他們是很特別的小孩並且受到關懷。

  • 安華的兩名兄弟姐妹均在車禍中喪生。安華在他們身亡後的數月內非常懼怕坐汽車,也擔心其他與自己關係密切的人會死去。他的父母和家人在這段時間裡給予他大量的關懷和支持。他的父親決定透過採取漸進的步驟,幫助他面對坐車的恐懼。首先,他們坐在車上很長一段時間,安華表達了他對於失去親人的悲痛和對撞車司機的憤怒。稍後,他的父親將車倒駛出車道,並向安華保證說他很安全。第二天,他向安華保證他是一名技術熟練的司機並開車上了街。不久,安華可以再次坐上車而不再感到恐懼。

身體不適

當一名哀傷的兒童經常有身體不適,例如頭痛和胃痛,詢問他們還有些什麼其他的感覺,有時會有所幫助。他們可能不會馬上顯露自己的情緒,但他們可能會開始將他們的身體和情緒上的顧慮自行聯繫起來。

如果身體不適反映出死者的病況,提醒孩子為什麼死亡會發生將有所幫助。同時也建議去看小兒科醫生,這樣該名兒童就可以從醫生那裡聽到自己沒有什麼毛病的保證。

  • 荷西在他的父親去世後的幾個星期經常抱怨頭痛。他是長子,覺得他必須在他的弟妹和母親面前表現得「堅強」,因此他極少表露情感。在他父親去世兩個月後,他的叔叔問荷西是否想去墓地拜祭。當他們到達墳墓,並走到墳墓前時,荷西哭了起來。他和他的叔叔在那裡待了幾個小時,荷西向他的父親傾談,並和他的叔叔一起緬懷往事。此後,荷西就不再抱怨頭痛了。

特殊考慮 - 父母或重要大人的死亡

父母天生關懷自己的孩子,孩子則依賴父母才得以生存和生活穩定。西佛曼(Silverman)認為,相較於特定年齡層對於死亡的了解,更為關鍵的可能是兒童對伴隨著死亡而來的失落體驗、他們如何談論他們的已逝父母或重要的大人,以及他們如何了解他或她在他們生命中的地位。[v] 如果死亡突然發生,或者兒童缺乏實在的替代人物,那麼父母或重要大人的死亡似乎更難處理。 [vi]

有些兒童會幻想他們的父母即將回來,而另一些兒童希望自己死去,這樣他們就能夠與他們過世的父母團聚。通常這是一種稍縱即逝的願望,而非真正的自殺意念。然而應該對兒童進行更深入地詢問和調查,以確定他們是否有實現自己願望的具體計劃和可行辦法。

西佛曼描述了喪親兒童在整個人生中對失去父母或重要大人的經歷所做的調節和適應。這些兒童往往會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一遍又一遍地重新去看他們父母去世的意義。他們也還會在一些場合中再次體驗喪親之痛,例如畢業典禮、婚禮和嬰兒誕生。

有些喪親兒童會將他們的父母或重要大人理想化,以此來保持愉快和溫暖的回憶。這可以調適,除非它妨礙兒童對父母離棄自己,或對雙方關係中的任何「未了的事」表達憤怒情緒。重要的是,在世的父母一方允許孩子將去世的父母一方理想化,但同時也向孩子強調自己有多麼愛他們,且一再向他們保證自己的關心和支持。


[i] 查爾斯‧安‧科爾(Charles A. Corr);「我們對於哀傷兒童和青少年的了解有多少?」(What Do We Know About Grievi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肯尼哲‧都卡( Kenneth J.Doka)編輯 , 《兒童、青少年和失去:與哀傷共存》(Children, Adolescents and Loss: Living with Grief)(Hospice Foundation of America,華盛頓,2000)年),28頁。

[ii] 亞倫‧德‧沃菲特(Alan D. Wolfelt)博士 《兒童的哀傷觀點》(A Child's View of Grief)(Service Corporation International,1990年),17頁。

[iii] 海倫‧菲茨杰拉德(Helen Fitzgerald), 《哀傷的兒童》(The Grieving Child)(紐約:Simon & Schuster,1992年)頁

[iv] 海倫·菲茨杰拉德(Helen Fitzgerald), 《哀傷的兒童》(The Grieving Child)(紐約:Simon & Schuster,1992年)122-126頁。

[v] 菲里司‧西爾弗曼(Phyllis SR. Silverman),「家長死時,」(When Parents Die,),肯尼哲‧都卡(Kenneth J.Doka)編輯 , 《兒童、青少年和失去:與哀傷共存》(Children, Adolescents and Loss: Living with Grief)(Hospice Foundation of America,華盛頓,2000年),221頁。

[vi] 阿特爾‧德雷格羅夫(Atle Dyregrov), 《哀傷中的兒童:給成人的手冊》(Grief in Children: A Handbook for Adults)(倫敦:Jessica Kingsley Publishers,1990年),31頁。

參考書目

約翰‧包比(Bolby, John)(1980年)。 《投射與失去:失去悲傷和憂鬱-第三卷》(Attachment and Loss: Loss-Sadness and Depression-Volume III)。紐約:Basic Books。

克萊‧凱倫‧德(Cline, Karen D)等(1988年)。 《幫助兒童應對的家庭指南》(A Family Guide to Helping Children Cope)。 加州:American Cancer Society。

肯尼哲‧都卡(Doka, Kenneth J.)編輯 。(2000年)。 《兒童、青少年和失去:與哀傷共存》(Children, Adolescents and Loss: Living with Grief)華盛頓:Hospice Foundation of America。

肯尼哲‧都卡(Doka, Kenneth J.)編輯 。(1995年)。 《兒童的哀悼,哀悼時的兒童》(Children Mourning, Mourning Children)。 華盛頓:Hospice Foundation of America。

阿特爾‧德雷格羅夫。(1990年)。 《哀傷中的兒童:給成人的手冊》(Grief in Children: A Handbook for Adults)。倫敦:Jessica Kingsley Publishers。

海倫‧菲茨杰拉德(Fitzgerald, Helen)。(1992年)。 《哀傷的兒童》(The Grieving Child)。紐約:Simon & Schuster。

愛爾‧格羅曼(Grollman, Earl)。(1985年)。 失去親人的兒童和青少年:家長和專業人員的支持指南(Bereaved Children and Teens: A Support Guide for Parents and Professionals)。波士頓:Beacon Press。

特麗莎‧杭特立(Huntley, Theresa)。(1991年)。 幫助兒童體驗哀傷(Helping Children Grieve)。奧格斯堡:Augsburg Fortress。

威廉斯‧克羅安(Kroen, William C.)。(1996年)。 幫助兒童因應喪失至親之慟(Helping Children Cope with the Loss of a Loved One)。明尼阿波利斯:Free Spirit Publishing, Inc。

瑪麗安‧奧思特維思(Osterweis, Marian);費德利克‧所羅門(Solomon, Frederic); & 莫理斯‧格林(Green, Morris)編輯。(1984年)。 喪慟:反應、結果和治療(Bereavement: Reactions, Consequences and Cure)。 華盛頓:National Academy Press。

瑪格利特‧潘立爾(Pennells, Sr. Margaret )與蘇珊‧斯‧史密斯(Smith, Susan C)。(1995年)。 被遺忘的哀悼者:喪親兒童工作指南(The Forgotten Mourners: Guidelines for Working with Bereaved Children)。 倫敦:Jessica Kingsley Publishers。

亞倫‧沃菲特(Wolfelt, Alan)。(1983年)。 幫助兒童應對哀傷(Helping Children Cope with Grief) 。布里斯托:Accelerated Development。

亞倫‧菲特(Wolfelt, Alan)。(1990年)。 《兒童的哀傷觀點:療護成人指南》(A Child's View of Grief: A Guide for Caring Adults)。 Service Corporation International。

威廉‧J.‧沃登(Worden, J. William)。(2001年)。 兒童與哀傷:當父母死亡時(Children and Grief: When a Parent Dies) 。紐約:Guilford Publications。

哀傷兒童相關資源

書籍:

  • 李歐‧巴卡立格萊雅(Buscaliglia, Leo)。(1982年)。 樹葉福萊第的秋天(The Fall of Freddie the Leaf)。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 喬安‧費斯樂(Fassler, Joan)。(1971年)。 我祖父今天去世了(My Grandpa Died Today)。紐約:Behavioral Publications Co。
  • 克萊曼茲‧傑伊(Krementz, J.)。(1991年)。父母死亡時的感覺(How it Feels when a Parent Dies)。Knopf。
  • 朱迪‧佛歐思特(Viorst, Judith)。(1972年)。 關於巴尼的十件好事(The Tenth Good Thing About Barney)。 紐約:Atheneum。

網際網路:

相關文章:

哀悼父母的死亡

What to Say When a Child Asks About Death